[HUM VS ORC] IEF决胜局 塔魔11根塔突袭

塔魔Infi与AV兽王Fly向来是一对夙敌,当年Fly在RTB联赛上一鸣惊人,依靠先知+Naga+熊猫的牛头人打法如鱼得水时,正是Infi的强力阻击让Fly兵败麦城,而后两人又多次在像我们熟悉的G联赛、WCG中遭遇,但每一次Fly离冠军仅差一步之遥时,总会碰到不知该不该算作是克星的Infi,或是狮鹫突袭、或是箭塔遍地,每一场比斗Infi总能在极度劣势或势均力敌时,突发奇想,出奇制胜,而今天为大家带来的这场比赛依旧是这对宿敌间的对决,而他们之间的胜者将直接问鼎今年IEF的总冠军,曾经数次败倒在Infi脚下屈居亚军的Fly这一次能否一雪前仇,让我们一起来看。

比赛地图为TwistedMeadows。在比赛开始后,兽族Fly出生在了地图8点钟位,按照标准的常规开局发展,祭坛、地洞、兵营依次建造,而人族Infi则坐落于4点钟,采用速建祭坛开局,祭坛、农场、兵营、农场有序摆放。

人族祭坛完工 开始训练起大法师 兽族祭坛却还没有建成

这是IEF 2010魔兽争霸项目的最后决赛,在此之前双方已战成了1:1平,也就是说这场比赛的胜负将决定着最终冠军的归宿,而从两人以往的战绩来看,Fly、Infi曾数次在各大赛事的决赛中遭遇,但每一次Fly都是在大好局势下将主动权拱手相让,让Infi上演各式各样的翻盘逆转,两人比较著名的比赛有WCG 2009世界总决赛以及我们国人一手操办的G联赛等,总而言之,Infi就像是天生相吸蛋总,天生相克Fly一般,秉性与思路总是让人琢磨不透。

就拿本场比赛来说,Fly的探路苦工第一时间就走对了方向,也看到了人族基地的所在,尤其是在发现大法师带领步兵民兵MF向地精实验室时,苦工甚至还想跟着过去抢抢经验(魔兽争霸历史上还真有过苦工抢岩石傀儡怪的个例,出此万分之一的概率者名叫WE.Like),不过Infi可不会像普通路人那样将好不容易练来的岩石傀儡拱手相让,苦工最后也无奈祭旗。

苦工想当剑圣抢怪还嫩点哦

而就当苦工倒下的同时,剑圣也带领着步兵迅速向这边赶来,按照时间段的推析,剑圣步兵到达时,刚好是人族清完地精实验室,农民正要返回基地的时候,而且我们也可从两人出生的点位看出,兽族要更占“地利”优势。

像平常,人族强练此处野怪最少会死两个农民,再加上随后对方的骚扰,怎么也得挂上四个农民,但面对强韧的剑圣再加上出生点位的优势以及Fly的操作,那Infi的代价可就要比平时翻一倍了,而且此时Fly的操作讲究的是“追远放近”,所谓“追远放近”就是先去攻击那些快要赶回人族基地的农民,因为离自己近的早就判了他的死刑,执行只是早晚的事,而如果先去攻击那些可能会逃脱的农民,便越能占到更大的便宜,同时Fly的操作也非常完美,步兵连续的卡位使得本来移动速度就颇慢的农民就如同被“定身”一般,最终剑圣在呈红血状态后,也赚得了大把经验,后见无利可图,便扬长而去。

步兵完美卡位

剑圣占尽便宜

将剑圣打成红血,其实现在的Infi可以说就有了一次机会,那就是发动一本一波流,但infi最终还是忍住了,毕竟自身农民伤亡太大,一旦木头跟不上又被对方反击得手的话,很有可能自己就会gg,在这种大型赛事又是最后的决赛,还是小心谨慎些好。而Infi接下来也开始凭借着先前MF到的艺人面罩(一个快速回魔的东东)向兽族展开压制,压制的主要对象是脆弱的地洞以及处于红黄血状态的步兵。如果我们站在股票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,那这应该就是Infi大举建仓的前兆。

人族限制兽族正常发展

果然,这种片面上的小骚扰为的只是随后而来的“一波流”,而且Infi应用的还是二发火焰领主,不出男女巫的一波流,以前我就曾说过人族的这个打法在两个水平差不多的选手中,人族获胜的几率非常高,这也应该算作是一个出奇制胜的大招吧(小炎魔太bug了)。

Infi的这一波正好是抓住兽族二本刚刚完成以及兽栏、灵魂归宿还在建造中时,没狼骑没白牛的兽族显然不能硬抗,而Fly也第一时间摆下战争磨坊,打算训练投石车,做好人族箭塔升级完成后,该如何抵御的准备。

一波流来袭

大法师+火焰领主+步兵+民兵的一波流你用去吧,保证你屡试不爽。

双方对峙开始成胶着状态,Fly这边依靠地洞的反击、剑圣步兵的蹲守以及随后加入的白牛暂时留守在基地内,而Infi则双英雄+步兵坚守在兽族门前,一边保护箭塔完成,一边观察着兽族下一步的动向。

小火人太犀利了

由于Fly基地布局不是特别合理,如若兽族想要从基地冲出去的话,其阵型就必然会成凌乱之势,此时的Infi就可趁机而入,各个击破兽族单位了,所以别看此时的Fly兵力上占优,而一旦冲出基地,阵型调整不佳,自身兵力很有可能就会全军覆没。而等到人族箭塔完成时,Fly想冲出去也没有机会了,所以现在的兽族只能将最后的希望放在投石车身上。

其实Fly早就预料到Infi可能会发动一波,所以投石车的出现也就很到位及时,但接下来的表现,Fly就有些业余选手的味道了。首先Infi在看到投石车后,立刻集合步兵杀入兽族基地,目的很简单,就是要毁掉投石车,当时的Fly本该配齐苦工,全力维修,哪怕暂且将挖金伐木放置一边也要确保投石车的正常运作,但可惜,也不知是Fly的部队与农民相互拥挤帮了倒忙还是Infi压制得体,合攻强韧,反正到了最后,Fly的两辆投石车全部被拆,而面对着基地外围都快呈半圈的箭塔已没有任何办法。

Fly保护投石车力度不足

两辆投石车全被拆了

Fly就这样输掉比赛了吗?NO,Fly远远要比我们想象中的坚强,尽管投石车被拆,兵营也被箭塔齐射而毁,甚至是商店地洞都快被拆光了,但Fly还在坚持着,因为Fly知道,只要能抗下这一波,局势便会陡然发生逆转,所以尽管当前局势对自己不利,但这毕竟是最后的决赛啊,不能放弃任何的希望,Fly依旧在坚持着,尽管外面的箭塔都快摆进基地里了,Fly还在应用剑圣的跳劈配合暗影的妖术苦苦支持。

箭塔完成 兽族开始处于被动

箭塔步步为营的推进

箭塔能够射到兽族大厅了

眼见Fly大势已去,观看直播视频的玩家都有些不忍,尤其是当Infi依靠箭塔将兽族大厅拆毁时,Fly竟还在无任何经济来源的情况下进行着比赛,虽说他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值得我们钦佩,但这比赛进行下去显然再无任何意义,不过就当所有人以为Fly是不甘心这个冠军再度与自己擦肩而过所迟迟不肯gg时,又一座基地的摆下彻底让观众们精神一振。

一多半的建筑物被拆

11根塔 我靠

基地沦陷

我们从配图就能看到这处基地摆的是多么的经典,在自己的主矿再造一处大厅,这是小编玩这么多年魔兽来头次见到的场景,而更为重要的是,这处基地正好是将箭塔远远地甩了出去,而一旦没有了箭塔的辅助,Fly获胜的几率又直线飙升。此时让我们来看双方当前的局势,Fly高等级英雄在手,跟人族拼正面的话完全不惧,而Infi则依靠箭塔拆除了兽族2/3的建筑,尤其是基地的拆毁无疑给了Fly狠狠一击,毕竟魔兽没有了经济,完全就是坐以待毙。

往里摆了一处基地 强!

呵呵 变相挖金

接下来的Infi放弃以塔推进的策略,转而进行起MF,家中也开始建造神秘圣地,训练起男女巫师,这时候可以说双方又都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,拼的自然就是这后期之战,但我们都知道,像大法师、火焰领主这样的召唤型英雄,越是打后期就越显的疲软,相反剑圣暗影则愈往后愈牛逼,所以当人们想到Fly有可能会在这等劣势下而上演翻盘逆转时,内心都想兴奋的大叫起来。

不过Infi既然号称塔魔,又是WCG的冠军,还被人们称赞为Sky的接班人,其实战经验、大局观念自然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到的,而接下来Infi就向我们展示了什么叫做神来之笔.

首先Infi训练了若干女巫,这女巫的缓慢刚好可以克制住5级剑圣的嚣张跋扈,而没加速没白牛的BM只能在缓慢当中任Infi玩弄于鼓掌。虽然杀不死剑圣,但可以限制住剑圣,这就是Infi当前的作战思路,而一旦5级BM身重缓慢,如陷泥潭,其攻击输出必然大打折扣,兽族的整体攻击力也会大幅下降,如此一来Fly只得放弃再与人族展开正面拼杀,转而修身养性,一边等待狼骑,一边快速的练段。

女巫的出现扭转局势

身中缓慢的剑圣攻击力大打折扣

而Infi则趁这段间隙在3点钟的金矿处扩张了分基地。先是依靠女巫克制5级剑圣,而后又有抓此良机,强开分矿,这两点神来之笔无疑又让Infi重新掌控起场上的主动权,这种对场上局势冷静的判断再果断的出击,真不愧是站在魔兽顶尖的塔魔Infi。

这个分矿也开的经典

接下来场上的局势便明朗化了,尽管我们先前说到大法师、火焰领主这种召唤型英雄越打后期越不行,但在Infi及时的开矿下,兵力的快速递增正好弥补了这一缺失,而一旦男女巫成型,再加以破法者及召唤物,其人族兵力的攻击将翻番呈现,反观Fly这一边,尽管从一波流的阴霾中走了出来,但兵力上的匮乏尤其是没有狼骑的辅助,使得兽族火力大打折扣,大家可以想象一下,没有了狼骑的诱捕,Infi在女巫缓慢之下的操作是多么的得心应手,甚至几波交战过后,Infi还处于零伤亡的状态。

双方展开交战

一小一大双无敌

最终随着Infi兵力的迅速膨胀再加以兽族数次偷袭不成反被噬杀的窘境,Fly在强秒大法师又被女巫的隐身巧妙化解后,再无胜算的Fly随即打出了gg,退出了比赛。

隐身大法师让Fly秒英雄的希望彻底破灭 gg

好经典的一场比赛啊,Infi前期在阵亡多个农民的情况下,硬是依靠“火焰领主式”的一波流上演绝杀将Fly逼入绝境,而随后Fly的反击尤其是比赛后期的坚守同样值得我们学习,那一处基地的摆放实在太经典了,但可惜,Fly再度负于了他的老对手,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,现在算来,要是没有Infi,Fly的职业生涯最少会多拿五个冠军头衔,但既生瑜何生亮的闲谈也只能评足论道,随口一说了,最后再次感谢两人为我们带来的精彩比赛。